唐朝人过夫妻生活为啥要当侍女面进行?

唐朝人过夫妻生活为啥要当侍女面进行?

唐朝人过夫妻生活为啥要当侍女面进行?-第1张图片-二性知识网

  性兴趣是全人类所共有的,人们性行为的主要功能不外乎快乐和健康的需要以及生育的功能。在中国两千多年古画上,有不少有关男女性快感、性技巧以及性健康的内容。例如《素女经》中的“九法”,《洞玄子》中的“三十法”以及所谓“九浅一深”等等,都是关于性爱技巧的探索。在享受性生活的快乐的同时,古代人很注重性健康,如《天下至道谈》中的“七损八益”就是有关性健康的。

  古代的诗词中也有很多有关性生活的描写。比如本世纪初于敦煌鸣沙山藏经洞发现的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,为唐人白行简所著。白行简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弟弟,两唐书都有他的传。史载,他“敏而有辞,后学所慕尚”,“有文集二十卷。行简文笔有兄风,辞赋尤称精密,文士皆师法之。”他在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记载的是唐朝人对夫妻之间的性爱的重视,有言:“于是青春之夜,红帏之下,冠缨之际,花须将卸,思心净默,有殊鹦鹉之言,柔情暗通,是念凤凰之卦。”说明新婚之夜第一次性交前有一种念凤凰之卦的习俗,因为凤凰有光明的象征,“凤凰于飞”象征夫妻生活和谐美好。

  所谓“合乎阴阳,从兹一度,永无闭固,或高楼月夜,或闲窗早春,读素女之经,看隐侧之铺,立障圆(围)施,倚枕横布。”说明当时民间性知识书籍颇为流行,夫妻过性生活前有阅读这些书籍,参照以行事的习惯。

  另外,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还具体生动地描绘了夫妻性交的全过程,“具香汤,洗拭阴畔,整顿裤裆,开花箱而换服,揽宝镜而重妆”。对男女的性生理发育也有涉及:夫怀抱之时,总角之始,蛹带米囊,花含玉蕊,忽皮开而头露,俄肉俹而突起,时迁岁改,生戢戢之乌毛,日往月来,流涓涓之红水。既而男已羁冠,女当笄年,温润之容似玉,娇羞之貌如仙,英威灿烂,绮态婵娟,素水雪净,粉颈花团,睹昂藏之材,已知挺秀,见窈窕之质,渐觉呈妍。”

  再如晚唐流行过一阵的“香奁体”,和后来以男女性爱为题材的艳体诗,风格浓艳绮丽,香软缠绵,诗文甚多。

  不仅仅这样,古代人性交还很讲求性卫生。在中国的唐代,夫妻性生活被看作是自然不过的事情,虽不会如原始社会时期的人们那般,除了通过性交获得“欲仙欲死”的快乐来繁衍人口外,还深信性能使五谷丰登,于不少地方进行野合,甚至还流行妇女在田地分娩的风俗,但唐朝人过夫妻生活虽有一定的私密性,却也并不避待女,夫妻性交后还要待女侍候,进行清洗与换衣,讲求性卫生,且认为很正常。荷兰学者高罗佩在考证《秘戏图考》时曾说:“古代房中书籍,不蒂不涉放荡,抑亦符合卫生,且无暴露之狂、诡异之行。故中国房室之私,初无用隐匿,而可谓中华文明荣誉也。”

分享到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