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古代春宫图是源于皇帝淫乱的性生活

原来古代春宫图是源于皇帝淫乱的性生活

原来古代春宫图是源于皇帝淫乱的性生活-第1张图片-二性知识网

 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春宫图是从哪来了?为什么古代会想到用春宫图到当性教育呢?下面将为你揭晓!

  春宫图就是以人类性爱活动为主题的绘画,描绘男女的各种性交姿态,反映性生活的各种场景。“春宫”,古时太子居住的宫室;也借指太子。

  关于春宫图,绝大多数人都有误解。一提到春宫图,就直接想像到那男女性交的画面,就认为是下流,难登大雅之堂。其实,虽然春宫图是以性爱活动为主题的绘画,但是实际上许多并未直接描绘性交,亦有调情、恋爱、约会等含蓄内容,并有房内或户外的物体、环境、场面描绘;只是描绘性交前后的情景、裸体或展露男女双方性器,以及其他性行为的绘画作品,也都属于春宫图的范畴。春宫图在艺术上同样有高下之分、雅俗之分。在古代,以传授性知识、性技巧为目的的绘画,与专以煽情为目的的春宫图之间,并无绝对明确的界限。

  过去,男人在新婚大喜入洞房之后,有三样美事儿:一是看春意,就是古人常说的春宫图、春画;再者是读淫书,这是一种读书人家常备的性启蒙读物;第三是听淫声,即所谓新娘子在性爱时发出的叫床声。春宫图大概是中国古人进行性教育的一个创举,并为历代皇家所采用。据说它的起源就在王室。前文提到,“春宫”最初就是指太子居住的宫室;而广义则指描写春宵宫闱之事,故得其名。

  据明人沈德符考证,春宫图早在西汉宫廷里就出现了,发明者是因盗墓闻名的广川王刘去的儿子刘海阳。刘海阳与其父亲刘去一样,是位顶极好色之徒,整天淫乐。他令画师在房间四壁、天花板等他所能看得到的地方,画上各种性交图,以供其作乐时“欣赏”。沈德符在《万历野获编-玩具》(卷26)“春画”条记载,“春画之起,当始于汉广川王,画男女交接状于屋,召诸父姊妹饮,令仰视画。”汉成帝也曾叫人将这些画在屏风上。

  但就实物而言,在中国境内多处发现的岩画中的某些图形,或可视为春宫图的简陋雏形。而最早的春宫图,则可追溯到先秦墓葬,汉砖中也有大量表现。敦煌卷子伯卷2702号或许是一个勉强的例子,上面有在情爱之中的裸体男女,但一望而知是信笔涂鸦之作。迄今为止,尚未发现任何明代以前的成熟形态的春宫图实物。

  历代皇家都非常重视春宫图,主要是当作他们自己性娱乐、御女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然也是必不可缺的特殊的对后代性教育工具。玩弄春宫图比较出名的荒淫帝王有不少,除了前文提到的广川王之子、汉成帝,还有南朝齐东昏侯萧宝卷、隋炀帝杨广、唐高宗李治和皇后、大周女皇武则天等。

  这几位帝王“看春意”显然不是启蒙性质了,而是滥淫。萧宝卷有位贵妃名叫潘玉儿,因貌美而受宠。萧也效法刘海阳,在新造的后宫墙壁上画以各种春宫图,以备他与潘云雨时“参考学习”。杨广更将其发扬光大,让画师将自己与宫女做爱淫乐时的现场画出来,再现真实供其回味,这就是“乌铜屏故事”。

  当然,其中最典型的还数李治与武则天夫妻俩。李治曾专门建造一座供其幸御嫔妃的镜殿,把自己和妃子做爱时的场景画到墙上。结果臣子刘仁轨偶然一次进殿时吓了一跳,以为有好几个皇帝。李治死后,武则天又把此殿当成自己与面首寻欢的“夜总会”。元代文人杨铁崖就此大发一通感慨:“镜殿青春秘戏多,玉肌相照影相摹。六郎酣战明空笑,队队鸳鸯浴锦波。”

  有关史料记载,春宫图这种“压箱底”的东西,最初就是为了进行性教育而设。除春宫图启蒙,皇室还有一种特殊的性教育手法,如使用性玩偶、欢喜佛之类教具,让皇子们“一看就懂”。沈德符根据所见所闻记述如下:“余见内庭有欢喜佛,云自外国进者,又有云故元所遗者,两佛各璎珞严妆,互相抱持,两根凑合,有根可动,凡见数处。大档云,帝王大婚时,必先导。入此殿。礼拜毕,令抚摩隐处,默会交接之法,然后行合卺,盖虑睿禀之纯朴也。”

原来古代春宫图是源于皇帝淫乱的性生活-第2张图片-二性知识网

  此后,春宫图逐渐由宫廷传至民间,“为民所用”。

  在中国古代,春宫图除了起到性教育、性激发的作用,同时还能“压邪避灾”。古人认为性乃污秽不洁之事,如以春宫图贴门上则鬼不敢进,摆灶头上则可避火灾。《红楼梦》中就有一段文字叙述春宫图作为防火之用。编印《观古堂汇刻书》的晚清著名藏书家叶德辉,也喜欢用春宫图来防止书籍受灾,谓火神系女性,见春宫图则羞而却步,故可防火。

  荷兰汉学家高罗佩曾在《秘戏图考》一书中指出:春宫图不仅是为性指导或消遣而作,而且也被用作护身符。性交代表处于顶点给人生命的阳气。在中国古代,画有性交的图画据说可以驱走代表黑暗的阴气。在中国和日本,甚至人们还把这种画放在衣箱里防虫。至今中国民间尚有流传的“护书”(保佑家宅平安)、“嫁妆画”(祈求生子、歌颂性爱)、“避火图”等,皆为技法质朴简陋的春宫图。

  中国自唐代起,图解性书就开始广泛流传。据记载,唐代大画家周舫就曾画过《春宵秘戏图》,但实物早已不可见。宋代也曾出现过这种“秘戏图”,元代画家赵孟黻还因画这种画而知名,晚明时期则是中国历史上春宫图空前繁荣的年代。

  从某个意义上说,春宫图也是在严酷的性禁锢与性压迫的条件下发生逆变的一种产物。产生于晚明时期的春宫图卷和画册,有不少保存至今,为西方、日本和个别中国收藏家或机构所珍藏。该时期的春宫图精品,以唐寅(号伯虎)和仇英(号十洲)二人的作品为代表,在艺术上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,素为收藏家所珍视;以致后来许多二三流的作品都喜欢伪托此二人之名,而“十洲春图”则成为流行词语。

  这一时期还发展了一种非常精美复杂的套色木刻彩印技术,用来印刷春宫图。即使是这种印刷件,也成为后世收藏家的珍藏对象。批量生产使得春宫图在当时广泛流传。进入清代之后,装潢精美的春宫图册仍然经常被作为馈赠达官贵人的高级礼物。

  据高罗佩考证,晚明社会春宫图册非常流行,品种风格各异,而以五色套印的木版春宫图册最为精美。这类画册装裱非常讲究,以24幅的册页居多,画面之外皆配以色情诗词。《秘戏图考》中记载了高氏见过的8种画册,即《胜蓬莱》、《风流绝畅》、《花营锦阵》、《风月机关》、《鸳鸯秘谱》、《青楼景》、《繁华丽锦》、《江南消夏》等,它们大多产生于从明隆庆到崇祯的近80年里;而成就最高的精品,系制作于万历天启间的二三十年间。这是套色木版春宫图的全盛期,画面纯以线描,气韵生动,清新脱俗,分别用红黄绿蓝黑5色套印,却严丝合缝毫不走样,给人以明洁流畅之感。可以说,它们不仅是春宫图册中的佼佼者,也代表着中国传统的套色木版画的最高成就。

  当时春宫图也被用作小说中的插图。如明末崇祯年间刊刻的《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》200幅插图中,就有几十幅是春宫图。

  春宫图不仅出现在绘画、书籍当中,也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器物之上,例如茶杯、茶壶、鼻烟壶、盘子、刺绣等。至今在各地的许多博物馆里,还会将它们大大方方地摆放出来。

  这些春宫图,不仅在内廷后宫、官僚豪绅之家流行,而且在民间坊肆中也十分普遍,这是明清的春宫图与前朝不一样的地方。清代坊间也刊行过大量春宫图册,但艺术技师与明画不可同日而语,趣味低俗,制作甚为粗糙。这种精粗雅俗的区别,与士人参与程度的深浅以及画家对性行为的认识和态度有很大关系。到了康熙五十三年(1714),国家颁布法令,纠正社会风气,春宫图随之走向衰微。

  从历史发展来看,日本的“浮世绘”和明代的春宫图有着密切的关系。浮世绘是日本描写民间日常生活的一种独立艺术形式。花街柳巷的爱情、歌舞会演员的倩影与活动、花前月下的吟咏、出游野宴和旅途漂泊等,都是浮世绘的素材;勾栏瓦舍中的艺伎、名媛、舞女以及“汤女”等,都是浮世绘的主要角色。

  • 古代春宫图的另类性事你知道吗?
  • 揭秘:中国古代春宫图到底有多“黄”
  • 罕见:古代另类体位春宫图

 

 

  有学者研究发现,不少浮世绘的风格与我国明代春宫图有很大相似之处,其人物的表情和动态非常生动大胆,有些甚至带有相当的情欲意味。浮世绘兴起于德川幕府时代(亦称江户时代,1630年至1867年),而17世纪初是我国明朝末年春宫图广泛流传的时代。日本浮世绘早期著名的大师菱川师宣的《绘本风流绝畅衅》,就是按明代的春宫图《风流绝畅图》加以模刻的。

  结语:看完以上这篇文章后,现在知道古代春宫图的由来了吧。在科技还没那么发达的时代,也难怪当时会用春宫图来当性教育,且还那么畅销。在古代春宫图纯碎知识一种文化、一种性教育、辟邪工具,请不要用淫秽的眼光去看待。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